当前位置:

教育培训 > 承德――北京――石家庄的高铁即将开通,引承德百姓热议

承德――北京――石家庄的高铁即将开通,引承德百姓热议

更新时间:2021-04-08 来源:承德信息港 字号:T|T

昨天,承德多个自媒体引用微信公众号“路先知”公布的消息:

石家庄――承德南交路

路先知说:

京沈高铁开通后,计划开行

石家庄-承德南 2对

交路一 雄安动车所

雄安-大兴机场-北京西(换向)-北京-北京朝阳-承德南

承德南-北京朝阳-北京-北京西-石家庄

石家庄-北京西-北京-北京朝阳-承德南

承德南-北京朝阳-北京-北京西(牵引)-大兴机场-雄安

雄安-大兴机场-北京西

北京西-大兴机场-雄安

交路二 北京朝阳动车所

北京朝阳-承德南

承德南-北京朝阳-北京-北京西-石家庄

石家庄-北京西-北京-北京朝阳-承德南

承德南-北京朝阳

北京朝阳-承德南

承德南-北京朝阳

注:目前列车运行图和交路正在编制中,具体以实际旅客列车为准

此前,11月20日,老羊铲史发布的一句消息被多家自媒体提到:

昨天上午,承德市举办市直宣传文化系统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讲经报告会,有领导在讲话时披露:

承德至北京的高铁将于12月25日正式通车运营。

这应该是官方公布的最权威的消息。

市里组织积极开展“深入自学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,共谋高铁时代高质量发展”大讨论活动,各地各部门 立足本职工作,为即将步入的高铁时代献计献策。

高铁来了,势必要给人们的生活带给变化,官方讨论,民间也冷议。

朋友圈里带着惊喜、盼望、憧憬、怀旧,早就议论纷纷了:

承德步步高:

@老羊铲史 早些年北京修了五环,六环,从北京坐车回来的路上,和同事说,修通8环,10的环就把咱承德的环进来了,没成想高铁来了,不用几环就疾速进京了。

(高铁开通后)我第一次坐达京高铁,应当冬天,准备提早在承定好正宗东来顺,早晨早于去,好好逛逛王府井大街,然后赶往东来顺,大涮一把。下午争取听听德云社相声,看有无岳云鹏相声,听下《五环之歌》,然后返承,看赶不赶上回来吃晚饭,要赶不上,就给高铁部门托个意见建议再提速。

承德新鲜事儿:

我这个故事其实是反的:从北京到承德。

2010年 我刚从哈尔滨来承德。当时是这样走:从哈尔滨到北京,坐动车,六个小时,一千多公里;从北京到承德,我先是坐了从北京经承德到丹东那趟,也得六个小时。后来学精了,听闻到三元桥有到承德的大巴,结果第一次去跪,还被一个拉客的坑了十五块钱,又被车上多收了15块钱的“高速酬劳”。再后来,学的更精了,知道有一种叫做“黑车”的服务,价格是150一位。喜,但是快,且方便。然而,快也不几乎是好事儿:有一次,司机估计是疲劳驾驶员,进着开着睡着了。我坐在副驾,吓个半死;还有一次,赶上了三元桥地区黑车之间的一场群殴,进而发生了械斗。很是感慨:好家伙,小小三元桥,就是江湖。

还有一个月,高铁就建好了。承德到北京这段路,应当就是几十分钟的事儿,这过程非常简单必要明了,再也不会出有什么幺蛾子了。

976青山:

2000年,我当导游带的一个挪威团队,19人,从金山岭长城游览完来承德,回头的就是京承路,靠近山边,高低起伏,这个团队是自行车骑行团,大巴车跟着,团队中最亮眼的是一个双腿假肢的骑行者,已经60多岁了,每到上坡路段,都会拖着假肢推着自行车,下坡时,都会把假肢的脚,卡在脚蹬子上,骑得飞快,即便是当时的京承路那么多大的上下坡,也从会放弃骑车,返回大巴上,而且从会扯队友的后腿,需要大家等他,即便是去蹬大红台,他也总是拄着蹬山杖第一个蹬到最高处的人,我是导游,追他也很费劲,这就是我记忆最深刻的,京承路上最美的一道风景,京承路如此的起伏坡度上,一个外国残疾老人在乐观希望的长途跋涉的身影,他们来承德感受幸福的风景,我曾给他们做到过英文导游服务。

山里人家:

2000年离开承德,那时候刚刚17岁,家境贫寒,出来打工。第一份工作是在平谷,坐着单位来相接我们的桑塔纳,那也是我第一次坐“小轿车”,怀著对外面世界的憧憬,一路坐车一路晕车一路呼,四个多小时到达了那个叫作京东大峡谷的地方,真的是出有了承德的大山又入了平谷的大山。

每次回承德都是去密云坐下安匠的车,说是全程三四个小时就到,可是每次往班车站赶,再加上早点去提早占个座,基本都是早晨出发傍晚到家,特别摇晃。

到了2011年,录了驾照,承唐高速也通车了,安匠有了一个高速出口,那时候也有了自己的小车,每次回来都便利了许多,我和弟弟基本都提前商量好,同时回来。

到今年年底,高铁安匠也有一站,这是我小时候从来都作梦都梦不到的便捷,太期待了。小时候总想要离开了家,现在总想回家,就让回家的路越来越方便了,真的很快乐。

陈建强:

没京梁高速路前的91年到93年,几乎每周都要来往北京一次。什么车都做过,什么点儿都赶上过。一次坐一旧面包车,大雨,赶上下陡坡,会车时司机一踩刹车,面包车连着并转了几圈,赶往砬子下而去,多亏面包车后纳了些货,在前半个轱辘已覆在砬子下时车站住了……后来混的不错,我一直觉得跟那次“大难不死”有关。

踏雪:

那个时候,好像还没京承高速。我们一行四人开车早早的就从单位出发了(应该是早上六、七点钟的样子),目的地北京中关村。路上忘了从什么地段开始遇上大堵车,我们的车只能回来可观的车队一点点的往前挪。应当是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挪到北京密云的一个地方,为了早点到达目的地完成任务,我们的车随着其他的几辆车驶向大路,希望有一条小路可以跨过交通堵塞的大路。就这样,我们回来感觉踏上了一条狭小的村级道路(莫名其妙的我们的车出了领头的那个,后面还跟着几辆车……)走着走着找到走到了一条路的尽头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路的尽头是一户人家的院子……

然后,然后故事就来了。就在我们找到走错路准备掉头回来的时候,从那户人家的房子里冲向一个半大小子(我们的土话,指12、13到14、15岁左右男孩子),二话不说,直接对着我们破口大骂。说我们私闯民宅(当然他没有这么月的用语)云云,各种粗口脏话不要钱是的往外喷,同时手执木棍(又或者刀斧之类?记不得了)就要奔我们着活。好在有两个成年人该是他的父母吧,尽力推挤着他。我们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,只好紧闭车窗车门,去找机会调头后撤(可做抱头鼠窜说)。恰在此时,跟在我们后面的车也出现这家的院子,又刚好这辆车是悬挂这个武警牌子的军车,让我们得以狐假虎威的安全撤离,而身后的叫骂声还在继续…………

经过此一番大逆转插曲后再次找回大路,继续等候车队的前进(感觉样子交通堵塞也不那么难以忍受了)。

终于,我们赶在海龙电子市场关门前二十分钟的时候冲了进来,已完成了那次的订购任务(其中精彩惊险又是另一个故事了)。

时间真快,一转眼近20年时间过去了,当年的那个半大小子应当早为人父了吧,怎么说呢,祝他安好吧…………

女神大人御用画手:

@老羊铲史 高铁没通车前去学校要经过北京南站。每次开学要起好早于好早于,拼车去北京,节假日期间如果碰上返程就不会交通堵塞很严重,不了保证赶高铁的时间。总之没高铁的日子无论休假回家还是去杭州读书都披星戴月,一整天浪费在路上。

现在高铁即将开通了,满怀期待,也很开心,妈妈再也不必担忧在路上会很不方便了。祝愿承德的交通发展越来越好。

青菜虫:

@老羊铲史 忘记小时候回北京过年就像去西天玄奘那么远,那么无以!那时候还没有京城旅游路!从市区出发,经双滦,每到十八盘的蓝旗梁必定晕车,吐个昏天黑地!然后就不会实在这条路永远开不到头!好不容易到达北京地界,还往往受到检查站工作人员的刁难!老爸给检查站工作人员兜里揣烟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!经过七八个小时的颠簸到了姥姥家已经是精疲力尽!现在高铁终于要通了,可已经没了小时候返北京过年的激动,也再没了姥姥家可回了!

高铁来了,已经有好几个媒体约我去坐第一列车了,让我给他们谈一谈承德铁路。


王致和 王致和 王致和 王致和
分享 0